网络红人推手

网红幕后推手阿建,素人进军娱乐圈的最佳途径,火速头条热点,优质的大V公关。全民关注,热点打造。
本站是国内知名媒体邀约公司:一诺记者邀约公司。常年从事网红明星、品牌公司等网络推广业务。微信:

网络媒体越来越多地进入我们的生活,并与我们建立了密切的关系。网络媒体对我们的生活和办公室都有重要的影响。怎么样联系记者曝光事情?一诺记者邀约公司给我们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红利,但也给我们带来了机遇,尤其是对企业而言。众所周知,一个公司要想做大做强,品牌的影响力非常重要。向记者求助帮忙,只有把品牌做大了,才能被人们熟知,才能被潜在客户认可,才能帮助公司迈出成功的第一步。所以现在很多企业都在用各种方式炒作自己的品牌形象,提升自己的市场影响力,解决问题。在这诸多方式中,最常见的就是联系记者。
经济如何在海啸、战争、监禁和极端不平等中保
  • 2020-11-20 06:06

经济如何在海啸、战争、监禁和极端不平等中保持弹性?

作者:孙行知

【大部分经济学家梦想找到一个能保证繁荣的普遍规律,但戴维斯关注的是经济在各种极端条件下的运行。他认为,为了预测未来,需要找到一个持续的趋势,观察那些经历过这种趋势并发展到极端的人的生活。戴维斯认为,经历过极端情况的人是我们的“先头部队”,他们到达的地方正是人类未来可能生活的地方。]

面对自然灾害,战争,坐牢,人该如何生存?这是电影作家和小说家最喜欢的主题。理查德·戴维斯的《极限经济:复原力、复苏和未来》也着眼于人们在这些极端条件下的生存选择。他旅行了16万公里,访问了9个经济体,采访了500多人。他仔细观察和研究了个人和经济如何在沉重的压力下保持弹性,从而不仅生存,而且重建和繁荣。

海啸发生后,英格兰银行经济学家、伦敦经济学院研究员、前英国财政大臣经济顾问、英国财政部经济咨询委员会主席,在亲自走访村庄、难民营、监狱等地后,详细写下了这些地区和人们与压力竞争的故事:

在几乎被海啸摧毁的印尼亚齐,幸存者迅速在废墟中重建家园;

叙利亚人住在约旦北部两个相邻的难民营,但其中一个生意兴隆,生活富足,另一个孤独无聊,极度抑郁;

在美国最大的安哥拉监狱里,犯人在狱警的眼皮底下发展出了大规模的地下生意。有能力的犯人可以得到包括烟草、毒品在内的各种商品,还可以提供纹身、理发等服务。监狱甚至开发了各种“平行货币”来购买物品,贿赂狱警;

在金沙萨、刚果、格拉斯哥、英国、日本秋田和智利圣地亚哥,当地人正在经历自然资源枯竭、工业衰退、老龄化和极端社会不平等的考验...

大多数经济学家梦想找到一个能够保证繁荣的普遍规律,但理查德戴维斯关注的是各种极端条件下的经济运行。他的灵感来自凯恩斯在1928年提出的一个观点。凯恩斯认为,要想预测未来,就必须找到一个持续的趋势,观察那些经历过这种趋势并发展到极端的人的生活。戴维斯认为,经历过极端情况的人是我们的“先头部队”,他们到达的地方正是人类未来可能生活的地方。

浙江资产研究院副院长冯毅是本书的译者之一。当他从出版社拿到英文版的《极限经济》时,他觉得书中很多内容都与中国当前的经济转型密切相关,比如工业衰退、自然资源过度开采等,这些问题都可以在中国当前的现实中找到。他开始翻译的时候,是今年2月。新冠肺炎肺炎疫情一度扰乱了中国经济,这让他意识到“这本书的意义不再局限于经济学。黑天鹅突然到来,一个社会、一个公司如何保持韧性?这本书给了我很多启发。

完全自由的市场、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,这是戴维斯走过九个极端后保持经济弹性的关键。2004年被海啸摧毁的亚齐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餐馆老板戴维斯遇到了苏尔·杨迪,他很快在一个用浮木搭建的棚子里重新启动了炉子,并卖掉了他著名的烤鱼。咖啡馆老板Sanoussy对咖啡供应链了如指掌。有了一点外来资金支持,他很快就能重整旗鼓。政府没有给他们太多援助,而是让他们“疯长”。戴维斯写道:“通过知识、技能和努力的结合,少量的经济帮助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。”。当然,他也看到处于经济底层的亚齐人并没有因为灾后重建而改善生活。虽然政府出钱给他们规划了一个新的村子,让他们搬出出租屋,但是他们还是在从事低端工作,每天需要从山上的村子走到山上去上班。村里的市场依旧荒凉破败,没有人气。戴维斯指出:“人力资本是灵活的,这意味着经济比我们想象的更容易重建,但分化很难改变。”

在约旦北部的扎塔里难民营,走私已经成为经济的引擎。联合国官员不允许难民使用现金,他们只得到一张电子卡,每种商品的购买都有限制。这使得难民没有购物的自由,他们买不到他们真正想要的商品,他们不得不承受比外界高得多的价格。后来,通过走私,那里发展了一个巨大的自由市场,催生了两条商业街,供应各种咖啡、理发、婚纱、沙拉三明治、衣服、电视和自行车。人们过着和家乡相似的生活。扎塔利的“企业”很多,就业率达到65%,高于法国。然而,政府对这个靠走私而繁荣的地方并不满意,所以建立了一个孪生兄弟难民营——阿兹拉克难民营。营地是按照严格的设计和规划建造的,所以市场势力完全被挤出来了。阿兹拉克的就业率只有9%,从事政府提供的有偿志愿服务。所有工作年龄的人都无事可做。戴维斯遇到的一些难民告诉他,他们宁愿面对战争,也不愿住在阿兹拉克,因为那里更像一座开放式监狱。有趣的是,如果只看官方数字,这两个阵营的生活是相似的,即使只从外面看,阿兹拉克也更有规律,更干净。

戴维斯担心智利圣地亚哥的局势。圣地亚哥在经历了经济奇迹后,物质资源相对丰富,但社会资本极度匮乏,这是由于该地区严重的不平等。这种不平等已经蔓延到社会的每个角落,比如购物、教育、住房、公共设施等等。贫困地区和富裕地区的房子按海拔分布,穷人住低洼地区,富人住高处;儿童阅读成绩的分布遵循同样的规律。只要你知道一个孩子住在哪里,你几乎可以预测他的成绩;图书馆、公园等一些公共设施也是按财富等级划分的,更不用说共享汽车、磅秤等公共物品了。戴维斯认为,社区之间的差距降低了社会凝聚力,使人们无法捆绑各种资源并综合利用。一个彼此孤立的社会,一旦面临灾难,就会变得脆弱。戴维斯还警告人们,这种“不平等社会”正是许多新兴国家正在走的道路。

《极限经济》英文版于去年出版,获得了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和麦肯锡2019年度商业图书奖。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·罗默也极力推荐。罗默的主要贡献是将人力资本和新思想融入他的“内生经济增长模型”,从而提醒人们人口和知识在经济发展中的巨大作用。罗默在推荐信中写道:

“当等式与数据相互作用时,经济不会改变。经济是人与人——真人和有名字的人——互动的结果。”


最新动态


相关资讯

  • 长沙全面实行二维码楼号!关键时刻
  • 采访哈弗F7x用户,车主发自内心的说
  • 亿万巨人即将诞生?行业增速超过芯
  • 多位国内外记者组团来防城港,看看
  • 他是金城武,时代的男神。他躲了1
  • 省委宣传部组织调查采访!省内许多
  • 《科学》报道新冠肺炎的《萌棉黑仔
  • 王灏儿花16年时间够吗?价值暴露
  • 如何输入密码:希望地牢
  • 情侣之间,无话可说,无话可说,很
  • 如何找记者,进行事情曝光?目前,互联网用户分散在全国各地,年龄范围广,用户层次多,消费群体强。这个群体的总消费往往大于其他渠道消费水平的总和。所以很多公司在做媒体邀约解决问题的时候都是针对网络的,针对这个巨大的流量市场,联系记者已经成为当今主流的品牌推广方式。 还有,找记者求助帮忙,传播的范围极其广泛,不受空间和地域的限制。只要能上网,有网络,一天24小时传递信息,不同地区和消费者都能看到,所以事件推广效果挺好的。

    微信号:tuisho
    全年无休,早9点至晚9点

    复制号码

    跳转微信

    ×


    靓号
    此号仅服务老客户
    新客户请联系微信

    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