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红人推手

网红幕后推手阿建,素人进军娱乐圈的最佳途径,火速头条热点,优质的大V公关。全民关注,热点打造。
本站是国内知名媒体邀约公司:一诺记者邀约公司。常年从事网红明星、品牌公司等网络推广业务。微信:

网络媒体越来越多地进入我们的生活,并与我们建立了密切的关系。网络媒体对我们的生活和办公室都有重要的影响。怎么样联系记者曝光事情?一诺记者邀约公司给我们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红利,但也给我们带来了机遇,尤其是对企业而言。众所周知,一个公司要想做大做强,品牌的影响力非常重要。向记者求助帮忙,只有把品牌做大了,才能被人们熟知,才能被潜在客户认可,才能帮助公司迈出成功的第一步。所以现在很多企业都在用各种方式炒作自己的品牌形象,提升自己的市场影响力,解决问题。在这诸多方式中,最常见的就是联系记者。
被网络名人时代毁掉的《小马云》
  • 2021-02-22 11:24

作者|苏琪

编辑|金强

14岁的范小勤回到农村老家,办理了转学手续,回到村里继续读四年级。经纪公司和他解约,没人叫他马云。

三年前“小马云”走红的时候,一个叫刘长江的人答应范父要上学到18岁,答应为他打工,并为此带走了小马云。

在刘长江画的“大蛋糕”里,范小勤将成为江西马骁通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总经理,会像马云一样热衷公益事业,或者进入娱乐圈,就像那个叫范小勤的团队:“马骁将军”“小少爷”。现在,也许是因为他不再长得像马立克·云,他被送回来了。

送他回去,说没出现。让人难过的是,原来经纪公司提供的医院文件显示,范小勤被发现是又矮又矮。很多人发现,与六年前相比,他并没有明显的成长,智力水平似乎也止步于原地。

然而,网上名人的印记已经刻在了范小勤的骨子里。只要被来访者“抓住”,他就会重复“大家好,我是马云,我爱你”并索要红包。

一个孩子成为“网络名人”,被观看、消费和使用。外人只看到火热光鲜的一面,也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培养和包装的。

短视频直播时代,网络名人太快赚钱,太诱人,勾起很多人的“童星梦”。有些家长主动或被动的把孩子推出去做网络名人,甚至说“卖”他们太多。这些家长和背后的运营机构为了吸粉吸流量,诱导孩子在镜头前表演吃、播、软色情等精彩表演。一些孩子被其他网络名人误导,模仿了一些未成年人不应该接触的内容。

这种事件很难单纯用悲剧来形容。在娱乐至死的时代,这样的悲剧可能还会继续。

云取消了合同,“少爷”又变回了农村娃

听到马云回村的消息,2021年春节期间,几个网络名人主播从外地赶来给他拜年,看到的景象让他们震惊不已。他们熟悉互联网世界的交通规则,拿出手机拍了几个视频,很快就发到网上。

视频中的小马云已经胖了很多,看起来也不像马立克云。身体凌乱,整个人的状态让很多网友大跌眼镜。

小马云一看到有人拍,就找摄影师要钱,在相机上吹了个飞吻,熟练地跟相机打招呼,要红包,不给钱也不拍照。旁边的哥哥范说,最近有很多人来看他哥哥。

14岁的他,不知道钱的多少。视频显示,有人拿着一块100元人民币问他。他回答说,他只知道上面有两个鸡蛋,是红色的钱,但不知道是多少钱。有人问他:“2加2等于多少?”他说一会2,一会3。他好像不会简单的加减运算。

有些人觉得很难和他交流。他说话不像个少年。很多人觉得这是个抢眼的点,就开始让他认钱数数逗他开心。

但小马云总是唱着“阿里,阿里巴巴,阿里巴巴是快乐的青春”,伴随着“哦哦哦哦”,总是对着镜头喊着“爱你,莫大”亲吻,口齿严重不清。他越听越难过。

算上时间,云14岁,同龄人都在读初中。不过从视频显示的状态来看,他的智力水平还是和8岁出道时一样,身高和当年一样,几乎没变。更糟糕的是,他被发现腿上有许多针孔,并被怀疑注射了抑制生长的激素。有人拍他的时候,他甚至会脱下裤子看看有没有针孔,但马云自己没有反应。

大家很难把眼前的孩子和马云/[/k5/】联系起来。要知道,在网上的记忆里,在镜头里,云总是处处表现出老板的派头,吃一顿大餐,坐飞机住豪宅,有一个漂亮的保姆照顾自己,时不时参加一些和活动,很多人都抢着和他握手拍照,夸他好可爱。

他还出演过《雾中奇道》《父子》等网络电影。与冯小刚导演合照,媒体说他是马云亲自安排进入娱乐圈的,是娱乐圈的“走读生”。

2017年11月,范小勤在“双十一”晚会上出现在观众中。当穿着绿色风衣的马云出现时,他喊道:“马云爸爸来了!”这段视频还在网上流传,标题是马云亲自邀请/安排马骁云来参加双十一晚会的直播。

网友通过“小马粮”、“小马云保姆”、“小马云人生录”、“小马云总裁”四个颤音账号观看他。粉丝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,内容大多是保姆陪云吃饭逛街。据直播,他们的主要活动在山东日照和广东佛山。这些账号已注销,微博已删除。

他还有一个官方微博账户“农村贫困学生代言人——马骁云主席”,微博上总是称他为“少爷”,拥有59万粉丝,远远超过一般网络名人。

但这一生在今年1月5日戛然而止。

据云的父亲告诉媒体,春节前,经纪公司把送回了家,这是一直跟着他的保姆王云辉送回来的。三年前接他的老板没来,只来了一个电话,说范小勤以后回老家读书。“老板不再给钱了,合同改了。”范父说。

右边是刘长江,左边是王云辉和刘长江的徒弟

网上名人访问并拍摄马云回村视频后,马云解约的消息铺天盖地。面对网上诸多“小马云被注射生长抑制激素”的声讨,2月11日,原经纪公司通过官方微博发布谣言声明,诊断证明小马云身材矮小。

原本看似风光无限的云,因为堵车被经纪公司取消,以“范小勤”的本名回到了农村老家。

在网络名人时代,黑色或红色是一股巨大的浪潮,大多数人都会被打碎,更不用说被困的未成年人了。

马云的悲剧该怪谁?

这一切都要从六年前说起。

范小勤出生于江西省永丰县石马镇颜回村。在这个2500人左右的村子里,他们家几乎是最穷的。

父亲范家发年轻时被竹蛇咬伤,被迫从大腿根部砍掉右腿。他只能拄着拐杖走路。因为残疾和贫穷,范家发很长一段时间都找不到老婆。后来,经人介绍,她嫁给了邻镇上比他小二十岁的张莉。她的妻子意外失明,患了小儿麻痹症。

2006年,我弟弟范出生,两年后出生。不久,范家发的父亲去世,母亲患老年痴呆症瘫痪在床,一家五口全靠范家发养活。

2015年端午的时候,范的邻居来拜访,看到他看起来就是云,就拍了照片贴在QQ空间里。没想到,十天之后,马云在推特上说,他觉得自己像是在照镜子。

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,因为网络相撞,这一碰,范家的日子就变了。范小勤成了“小马云”,和今天的丁震一样,引起了多方“争抢”。爱心人士、公益组织、网络主播、商业组织蜂拥而至将他带走,压垮了村里的道路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:有奶粉店想让范小勤代言,有老板想买他的头像作为商标,还有人以帮助范小勤的名义捐款,但都留下了自己的银行卡号码;有的人办私塾,想考考能不能教以前没受过教育,看起来智障的范氏兄弟。

按照媒体的说法,范家发认为读书是儿子唯一的出路,所以不管别人说给他多少钱,他都不会“卖”儿子。直到2017年,被称为“世界上第一个中国催眠师”的老板刘长江来了。他答应范爸爸,如果考上大学,他就读完大学;如果他考不上大学,就让他在自己的公司工作,“绝不食言”。

那年秋天,9岁的范小勤被带到1000多公里外的河北石家庄,进入李楠小学读大一。在刘老板接了之后,他还在一开始就帮范家装修房子,每年都给钱。从此,老板成了范家的恩人,但的父亲不知道的是,儿子在学校几乎不听课,卷子上也不写答案,而是圈着圈。他平时的主要业务其实就是帮刘老板赚钱。

事实上,后来成为马骁云的小秦成了一个重要的赚钱道具。他被拖着去拍照,拍视频,握手,到处乱搞。在网络世界里,他过着“坐专车接送,带保姆,住别墅”的生活。

刚开始对镜头和陌生人都不熟悉的范小勤,可以在镜头前模仿商业领袖的样子挥手:“大家好,我是马骁云。”虽然范小勤有一张看起来像马立克·云的脸,但他对马云没有明确的概念,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模仿什么。

范家发曾经说过,他和儿子每年只有两次见面的机会,国庆和春节。平时我只和范小勤的保姆王云辉电话联系隔两三个月聊一次,儿子也只是偶尔和他聊聊。

范小勤的所有线索都掌握在幕后老板刘长江手中,他是两家公司“小马将军”的实际控制人。据范的父亲说,当时保姆让他先后签了两份文件,只不过他对公司一无所知。

来源/企业搜索

刘长江最著名的身份是“催眠师”,他曾在《星光大道》、《幸福来敲门》等电视节目中表演过即时催眠、人体板等节目。

在之前的采访中,他自称是范小勤的老师。他策划了范小勤与另一位网络名人“冰花男孩”的会面,希望将秦晓塑造成“关心公益的童星小马云”、“贫困农村学生的代言人”和“企业家的小马经理”的形象,但似乎并不成功。

有证据表明是不成功的。三年级学生范小勤给云南农村的“花冰男孩”写信时,大部分单词都不会写,只能用拼音标注。不仅如此,大家都注意到这个班年龄最大的学生已经好几年没长大了。范父也发现了,但他不知道该追究谁的责任。

在接受《极限日》采访时,刘长江表示,培养范小勤的过程并不容易,他坚持的“梦想”是让“小马云”背后的公司成为阿里巴巴这样的品牌。但这不是马云自己的梦想,他毕竟只是实现梦想的工具。

范家发对刘长江的感情越来越复杂。一方面他也知道对方不会白帮他养儿子,儿子也不好好学习。他安慰自己,别人帮了他家那么多,儿子应该帮他挣点钱。;另一方面,他觉得儿子在外面吃饭穿暖和的衣服就够了。

但从马云的角度来看,这三年来,他没有同龄的朋友,不爱读书,似乎发展停滞,现在要承受从“天堂”跌回“地狱”的心理落差。最可悲的是,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谁。

不要再把孩子往“网络名人”坑里推了

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马云的“训练感”很重,言行甚至有点油腻。他从小就很清楚,只要他按照要求去做,别人就会给他红包,保姆会带他出去吃饭,这样只要他面对镜头,自然会做出这些动作。

马骁·云不仅没有自主意识,而且被强行剥夺了童年生活。之后我们都知道马云失踪了,现在只有范小勤发育不良,不会数数。

其实智力和身体发育不完全的孩子被当成赚钱工具的情况数不胜数。特别是在短视频和直播横行的时代,平台和工具为有孩子梦想和赚钱梦想的父母打开了大门。有手机就可以拍。

我们看到的是,网上大量关于孩子的现成视频在疯狂传播。此类账号通过发布醒目的未成年人视频获得关注,一般在用户名、文案、评论等方面寻求好评和关注。从出版者的语气来看,有的是孩子的父母,有的是孩子自己,但出版者的实际身份不明。

最让人难过的是被父母拉着去做吃的,做广播的孩子。

佩吉,一个3岁的“网络小名人”,她的父母在一个社交视频网站上为她注册了一个账户,为了吃饭和撒粉,她一路长胖了70磅。很多网友再也受不了了。留言提醒佩吉注意饮食平衡,但佩吉的父母一边继续让孩子吃饭,一边兴奋地说:“马上破100斤!”

孩子自己表现出反抗。在一段视频中,小佩吉反复恳求:别这样。她爸妈答应了,把她刚吃的菜都倒满了。

另一个是短视频平台上的“儿童色情”视频。镜头下,未成年少女穿着肚脐裙热裤,跳上去跳舞,做一些撩人的动作和姿势。镜头对身体部位进行了特写,封面上还附有带有明确暗示的文字,比如:“欧巴有女朋友吗?”“我差点丢了衣服”等。评论区全是“大叔爱你”。

还有一种专门的视频比如盗母浴,直播母亲火化。视频文案有明显的“求赞”等流量操作语气。

另外,很多未成年人曾经在视频平台上争夺全网最年轻的母亲,一度被中央媒体诟病。其中一个不到16岁的女孩抱着孩子拍了一段视频,站在还在上幼儿园的弟弟身后。根据视频文案,相隔9年的姐姐和哥哥刚刚开始上幼儿园,而我已经是家长了。

如果孩子有才华,有热情,有机会,走童星或者网络小名人的路子,就像以前靠模仿老师红起来的钟美美一样,不是没有道理。

钟美美并不沉迷于成人世界的名利。他和范小勤一样大,但他和他的家人拒绝了数百万的签约费和在北京的房子。他选择了努力学习,将来也要考上北京电影学院,实现自己当演员的梦想。

但在三观形成之前,更多的孩子没有这样的判断和约束,容易被摆布。且不说很多次,家长故意把孩子往“网络名人”的坑里推。

赫胥黎曾在《美丽新世界》中表达过他的担忧:人们会逐渐爱上工业技术带来的娱乐和文化,停止思考。孩子不用想,父母不用想,流量涨就涨,生活中总有一些东西是流量和赚钱无法替代的。退一步说,赚钱是成年人该做的事,而不是孩子。

信息爆炸的时代,年轻人总是被误导:不需要努力学习,不需要有手艺定居,只要成为网络名人就能赚钱。据新华网此前的一项调查显示,超过一半的95后年轻人最渴望的职业是主播和网络名人。

加速的网络名人时代需要放缓。

*标题图来自网络。

酷玩实验室授权转载


最新动态


相关资讯

  • 预付费支付和虚假宣传教育培训行业
  • 一加智能手表赛博朋克2077限量版曝光
  • 如何用智智屏统一管理餐饮门店促销
  • (新华社观点)揭秘网络名人“塔罗牌占
  • 如何离开野生大熊猫最后的庇护所
  • 七部门发文:明确网络直播主体责任,
  • 网络名人李四一张账单,年收入6000万
  • 中国工商银行萍乡市分行网络财务部
  • 网络名人九局和无棣李哥离开尔雅来
  •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整合创新,全方位
  • 如何找记者,进行事情曝光?目前,互联网用户分散在全国各地,年龄范围广,用户层次多,消费群体强。这个群体的总消费往往大于其他渠道消费水平的总和。所以很多公司在做媒体邀约解决问题的时候都是针对网络的,针对这个巨大的流量市场,联系记者已经成为当今主流的品牌推广方式。 还有,找记者求助帮忙,传播的范围极其广泛,不受空间和地域的限制。只要能上网,有网络,一天24小时传递信息,不同地区和消费者都能看到,所以事件推广效果挺好的。

    微信号:tuisho
    全年无休,早9点至晚9点

    复制号码

    跳转微信

    ×


    靓号
    此号仅服务老客户
    新客户请联系微信

    ×